首页 > 视听阅读 > 出版精品 > 经典重读
2016年印痕最深的两本书
2016-12-28   来源:      [ ]

梁 衡

  

到年底了,应编辑之约,盘点一下这一年读过的书,有两本印痕最深。

方志敏的人格和精神不死

  

  《方志敏全集》 方志敏著 人民出版社 2012.6

  

  一本是《方志敏全集》,人民出版社,2012年第一版。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我是因在江西采访时,为方志敏的事迹所感动,才专门找来读这本书的。让我吃惊的是,全书除政治文章外,竟还有小说、诗歌、散文、剧本、信札等。中共第一代领袖大多学养深厚,多才多艺。方志敏16岁时就发豪言:“心有三爱,奇书、骏马、佳山水;园栽四物,青松、翠竹、洁梅兰。”他很有魅力,一米八的个子,骑一白马,挥枪沙场,是现实版的白马王子。他在树下读书,众多暗恋的女子常会偷偷地在他身后放一双亲手做的布鞋。据说,有时一上午,他走后,警卫员可收回两三双鞋。但有这样的美形奇才,他并不自恋,为民族解放,毅然投身于战火。就像居里夫人,以天生丽质却去烟火棚子里炼镭,浑身是伤。

  《方志敏全集》共40万字,其中13万6千字是在狱中所写。他要随时应付提审,戴着脚镣手铐,又有十多年的痔疮,流血化脓,不能平坐。每天平均完成一千多字,这是何等的意志力。这种精神是红军和长征财富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一个人总会死去,一些事总会过去。就是当年对立的国共两党,也已经几分几合。但方志敏的人格和精神不死。读了这本书后我写了一篇文章《方志敏生命的最后七个月》,发在《人民日报》上。


  左宗棠开发西北的几个政治亮点

  

  《左文襄公在西北》秦翰才著 岳麓书社 1984年

  

  第二本是《左文襄公在西北》,秦翰才著。我因为写《左公柳》一文查找资料,发现当代学者的书中常引到这本书,就在旧书网上淘来一本。文襄公是左宗棠死后朝廷追赠的号。左宗棠收复、开发西北有这样几个政治亮点:1、强化国家主权,力主新疆建省。从汉代以来,中央在疆只有军事而无行政建制。左六次上书,到他死后才批下来。其意义深远。2、反贪倡廉。3、惩治不作为。他严治那些身居要位怕事、躲事、不干事的懒官、庸官。其严厉作风无人不怕。4、亲民恤下。他身为钦差、总督,又年过60,带兵时拒住衙门,只住帐篷。5、不喜虚荣。当地乡绅为他修了一座歌功颂德的生祠,他立令拆毁。可见能成其事者,是因有其人。

  再者,此书本身就是一部传奇。为著书,作者在内地遍查资料,又自愿从当时的陪都重庆调甘肃工作,实地考察。作者下笔时始终对传主怀有一种敬畏之心。全书无一处直呼“左宗棠”,要说其名时都称“左文襄公”。该书1945年商务印书馆初版于重庆,后在上海再版。1984年根据王震将军的建议,由湖南岳麓书社重印。可以推想,当年王震治疆,从此书中汲取过不少营养。新中国第一代高干,还是真读书、真用书的。由是我有一个想法,能不能精选一批政治家传略,出版一套资治通鉴式的《政治家小丛书》。这对倡导干部读书,提高干部素质大有好处。

 

来源:北京日报 发布时间:2016年12月26日

更多资讯请登录